首页 今日神州 弟弟:做你雙臂 盼你自立

弟弟:做你雙臂 盼你自立

坚持照顾无臂兄 形影不离十二载

九月份云南昭通的早晨已经有些冷,一早,昭通学院大一学生吴建智为哥哥把外套披上,将里面衣服的两只袖子塞到外套袖子里整理好,然后自己也穿上外套,和哥哥一起走出宿舍上课去。18岁的吴建智这样照顾「无臂哥哥」的日常,已经整整12年。今年,兄弟俩进入了同一所大学,吴建智仍然还是哥哥的「双臂」,不过他的内心,多了一个强烈的愿望,「希望哥哥早日能完全独立,只有这样,将来才能在社会上生活得好一点,我也才能放心。」 ■ 香港文汇报记者 谭旻煦 云南报道

早上7点半,昭通学院大一宿舍里,吴建早、吴建智两兄弟正在梳洗准备上课,建智先为哥哥准备好漱口杯,二人一起漱口,接着帮哥哥擦把脸,随后自己完成洗漱;走进屋里又为哥哥穿好外套,拿起书,兄弟俩分别去自己的班级上课去了。

玩耍触电致残 以脚代手自强

午饭时分,弟弟拿着两人的饭盒到食堂,打好两份饭,就和哥哥一起坐下来吃了。哥哥已经学会和习惯用脚自己吃饭,只是在吃围餐时,弟弟还是习惯地在给自己夹菜前,先给哥哥的碗里夹上一块。

吃饭一起,洗漱一起,上厕所一起……,两兄弟从小就这么一起生活,人们说两兄弟「共享双臂」,弟弟却说,习惯了,愿永远做哥哥的双臂。

两兄弟是云南昭通巧家县老店镇法土南村一普通农户家的孩子,哥哥吴建早小时候在村子里玩耍,不小心触电,导致失去了双臂。「受伤时还很小,不太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只有一点印象,就是醒过来躺在医院里,双臂没有了。」吴建早说。

后来的生活,完全就是依靠父母照顾,还小的时候,弟弟偶而也会来帮助他一下。不过坚强的建早也学着自理,「有一天,母亲喂饭,可我觉得节奏不对,一着急,我就试着用脚自己吃,突然就觉得自己的脚变灵活了。」建早说,之后他学会了自己吃饭,又试着学习自己洗脸、洗衣服、穿衣服等。

很快,建早到上小学的年纪,可是没有双臂的他,无法独立上学。父母跟他说,再等等看吧。

这时,弟弟建智只有4岁多,却总是能在哥哥需要帮助的时候搭把手,帮哥哥递件衣服,拿个筷子,拖个凳子什么的,弟弟对哥哥的照顾,从那时候就悄悄开始了。

等了两年,到了建智上学的年纪,于是,两兄弟终于进入了当地的小学,两人共同的生活从家里延续到学校。两兄弟总是形影不离,在家弟弟帮助哥哥穿衣、洗脸、洗头、上厕所,在学校,弟弟帮助哥哥背书包、协助他上厕所。而哥哥也努力地学习用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还用脚学会了写字。

最早起最晚睡 「共享双臂」无怨

日子过得很快,初中开始,由于学校离家有大约两个小时车程的距离,兄弟俩开始住校,每天早上打起床铃后,建智总是第一个起床,自己洗漱后,就忙着扶哥哥起床,给他穿衣服、穿鞋子,端水来给哥哥洗脸,帮他刷牙。扶哥哥上完厕所后,才背上书包,和他来到教室,帮他脱鞋,准备上课。放学后,又要端来饭菜照顾哥哥吃完,再清洗餐具。晚上,照料哥哥复习完功课,再给他洗脚、洗澡、洗袜子、盖被子,然后自己才洗漱,总是最后一个睡下。一对兄弟,一双手臂,建智每天要做的事,几乎比同龄小伙伴多出来一倍。可建智从来没有抱怨过。

再后来,上高中、如今上大学,建智对哥哥的照顾从来没有间断,并且这种照顾已经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虽愿永远照顾 忧上班难实行

面对记者,建智说记得还比较小的时候,也有觉得累的时候,「但他是我哥,我不照顾他没人照顾他」,后来就慢慢习惯了。现在,哥哥能自己做的事情多了很多,两人之间也很有默契,所以不会觉得累或者烦什么的。

只是弟弟现在又有了新的担忧:「将来大学毕业了,参加工作,如果没有我的照顾,他要怎么去适应?」弟弟说,「希望他能早日完全独立,有自己的新生活。但如果条件允许,我会像现在一样,永远做哥哥的双臂。」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