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越過脫貧十道坎 井岡山脫「貧」帽

越過脫貧十道坎 井岡山脫「貧」帽

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王逍 江西报道)改革开放40年来,内地经济实力晋升全球前列的同时,「老少边穷」地区的贫困面貌依然严峻。2017年,被誉为「中国革命摇篮」的井冈山人凝心聚力,越过脱贫攻坚的「十道坎」,正式宣布脱贫「摘帽」,为「老少边穷」地区趟出了一条路。

2017年2月26日,井冈山市委书记刘洪在脱贫新闻发布会上说:「此时此刻,我是现场最幸福的人。」他又指,井冈山革命老区追随毛主席、追随共产党参加红军的有18万多人,有名有姓的革命烈士5万余名,都曾为中国革命作出巨大牺牲和贡献。让老区人民过上幸福生活,是革命先辈的未偿夙愿,更是国家的庄严承诺。

穷而不通 赶集往返需四小时

江西茅坪乡境内的神山村,现住有54户共231人,脱贫户20户共49人。去年国家主席习近平到该村视察,时隔不到一年,香港文汇报记者再次走进这座村庄,小桥流水民屋愈发精致,村民们在摊位前忙着整理土特产,如织游人一边品尝美食,一边打听习近平当年在此生活的趣事。

此番热闹,让神山村党支部第一书记陈学林感慨:「这里以前处处是土坯房,只有一条羊肠小道与外界相连,村民们赶集要往返四个小时的山路,许多贫困户家里的年轻人连找对象都很难。有因病、因灾、因缺乏劳动力致贫;有的村民想致富却缺路子;有的村民『等着扶、躺着要』。」

他续说:「习总书记在村里说的『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家庭』,让大家兴奋又着急。

耐心沟通 拒绝「发钱」来扶懒

大家在商量后确定以『合作社+基地+贫困户』模式,发展黄桃、茶叶种植,通过产业扶持、协调部门筹集、发动社会捐助为每户贫困户筹集2.2万元(人民币,下同)入股资金;对非贫困户,则鼓励以资金和土地流转两种方式入股。没想到,第一次村民代表大会时,村民们问『入啥股?把钱直接给我们不是一样扶贫吗?』『入了股谁来保证有按期分红?』『土地是我们的根,都流转出去了,我们以后吃啥喝啥?』一方面,我们给大家耐心解释,算未来收益入账;另一方面,对村民签约入股进行现场公证。」

「这股入得真好,入得及时,入得我们蛮高兴。当年底,我就领到了1,500元股金分红。去年,政府补贴、医疗保险、养老金、低保金、儿子在合作社的工资、入股分红,收入有18,000多元。要是穷人家小孩念书,还有政策扶持和补贴。」 75岁的左细英开心地说道。

心怀三农 要做村民身边人

走在神山村,遇见陈学林,年长者打招呼道「小陈子」,年幼者则称之为「陈书记」。在左细英家小坐时,她拿起刀准备切西瓜,陈学林则赶紧起身阻拦,双方僵持不下,不料却被一旁的儿子抢过刀将西瓜切好。老人家说:「我是陈书记的帮扶对象,我年纪大,儿子是聋哑人,从来没有想到能过上跟退休一样的日子。」

陈学林笑言:「满满感动,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早年劝村民们将房屋外装统一为庐陵风格、入股参加合作社时,我们党员干部分成好几批,天天上门『轰炸』,磨嘴皮子,说些贴心话,弄得村民们也没辙了。所以说,在基层工作,心里一定要有群众。」

由江西省农业厅选派至新城镇排头村担任第一书记的罗军元深有同感。「在上任前,我们领导在送行之前勉励道『在基层工作,与群众打成一片,将是你们人生的一笔财富』。我的父亲也是一位老村支书。他告诫我,不要以为自己是省城来的,就高高在上,做得不好,老百姓照样不会待见。从进村开始,我就学方言,和大家一起干农活。熟悉之后,有村民打趣我『刚来的时候,穿着衬衫,白白净净的,一看就是大城市来的,现在皮肤黑黑的,和农民没两样!』」

神山村是井冈山脱贫退出的一个缩影。2017年2月,井冈山迎来重大历史时刻,贫困发生率降至0.42%,低于国家2%的标准,根据国务院扶贫办意见,江西省政府决定,批准井冈山脱贫退出。井冈山也将脱贫致富历程总结为「十道坎」(见表),为广大「老少边穷」地区提供了一个可供借鉴的井冈山样本。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