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梁留科 活化隋唐大運河遺產

梁留科 活化隋唐大運河遺產

随着2014年中国大运河项目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从国家层面到地方都呼吁重视大运河文化资源。习近平总书记先后两次作出重要指示,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亦于2017年就大运河经济带进行专题调研。在新时代该如何保护好与利用好大运河历史文化资源,赋予它们新的意义,全国政协委员、洛阳师范学院校长梁留科经过多年对隋唐大运河遗产的研究,认为应「活化」大运河资源,设立大运河遗产保护与建设资金,让大运河「活」起来,让民众能够在现实中「看到」大运河。

香港文汇报·人民政协专刊记者 刘蕊 河南报道

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先后两次对大运河历史文化保护传承和文化带建设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运河历史文化资源,并就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作出重要批示。梁留科是河南大学区域经济和自然地理双专业博士生导师、教授,很早便开始大运河的研究。梁留科及其所在的洛阳师范学院在建设大运河文化带中扮演了研究者、发声者和建言者的角色。

炀帝开河 为利也博

梁留科告诉香港文汇报记者,隋唐大运河是中国大运河的重要组成,洛阳城是隋唐大运河的中心,洛阳师范学院根植于这一片热土。因此,关注大运河,研究大运河被梁留科视为学校及其个人应有的历史担当。

据他介绍,以服务区域发展为目的,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洛阳师范学院就对隋唐洛阳城开展研究。

「炀帝开河」之河即是隋朝大运河,「北通涿郡之渔商,南运江都之转输,其为利也博哉!」(《皮子文薮·汴河铭》)。据了解,似乎大唐的文人对隋炀帝各怀成见,白居易将「隋堤柳」视为「亡国树」,罗邺直言「炀帝开河鬼亦悲」。

跨越千年时空,漕运却成就了一个民族行走在水上的传奇。大运河开掘于春秋,完成于隋朝,繁荣于唐宋,取直于元代,疏通于明清。唐宋帝国的肇始之际,也正是隋唐大运河全线竣工之时。隋炀帝本人自然不能料到,在大运河建成后的六百多年间,这条南北大动脉的畅通与停滞,足以关系唐宋帝国的兴衰。显而易见,只要控制住运河,就控制住了帝国的命脉。

而在梁留科看来,大运河兼容并蓄的气质彰显和强化着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运河的流动性和开放性,沟通了淮河文化、海河文化、黄河文化、江南文化、长江文化等流域文化,并通过陆上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联结起了中外文化。」

河道干涸 「其意也薄」

梁留科介绍,隋唐大运河是中国大运河的鼻祖与重要组成部分,它首次将南北的天然河道与人工工程连接起来,打造了之前从未有过的水陆联运新模式,促进了隋唐时期国家的统一与经济繁荣、文化交流,在大运河的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由于历史发展的原因,自南宋以来,唐宋运河河南段渠道逐渐淤塞。到了元代,由于政治中心东移、北移,经济重心的南移,为了便于南方粮食的运输,大运河被裁弯取直,形成了今天京杭大运河的规模。从而导致隋唐大运河以及洛阳在古代大运河中的重要意义与作用逐渐被淡忘。导致现在很多专家学者、政府官员一提中国大运河,便以为只是京杭大运河,完全忘记了隋唐大运河的存在。」梁留科说,其实,隋唐大运河开凿要比京杭大运河早五百年,隋唐大运河是京杭大运河的前身。「正是有了隋唐大运河,才有了后来的去弯截角、纵贯东部的京杭大运河。」

如今,曾经的2,700公里河道绝大多数已干涸,只流淌在历史课本中。梁留科介绍,目前,有关洛阳与隋唐大运河的研究整体薄弱,而大运河的研究也主要集中在元明清时期。研究力量主要集中在目前的运河沿线城市,如杭州、扬州、聊城等。河南省在这方面的工作则远远落后,相关研究成果及展示的博物馆也较少。目前,洛阳保存了含嘉仓、回洛仓、洛河、南市、新潭、天津桥等极为丰富、珍贵的大运河历史文化遗存,如同沉睡的宝藏,亟待被唤醒。

唤醒运河 活化资源

梁留科告诉香港文汇报记者,保护、活化这些珍贵的运河文化遗产,发挥洛阳在大运河文化经济带建设中的文化资源与技术等优势,是大运河文化经济带建设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为此,梁留科连番为活化隋唐大运河遗产鼓与呼。他在今年1月22日至29日召开的河南省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上,提交了《关于加强隋唐大运河遗产保护与建设的建议》提案。在3月3日至15日召开的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上,提交了《活化隋唐大运河遗产,弘扬隋唐大运河文化》提案。

梁留科建议国家在编制《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规划纲要》中,统一隋唐大运河、京杭大运河、浙东运河文化带建设实践,将隋唐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纳入国家「大运河建设」的战略布局,在基础设施、产业布局、文化交流、对外合作、重点投入等方面给予支持,并将近期能够实施的重大项目列入规划,设立专项隋唐大运河遗产保护与建设资金,专款专用,用于隋唐大运河相关遗迹的保护、运河文化的传承以及相关文化产业的发展。

梁留科认为,建设国家级隋唐大运河博物馆,也是保护的必要手段之一。洛阳目前建有隋唐大运河遗址博物馆,但规模较小,不足以彰显隋唐特色,应当在生态环保的基础上进行科学规划,建设国家级隋唐大运河博物馆,真实展现隋唐大运河的历史风貌和文化价值,增强国家、民族和文化的认同感。

同时,梁留科建议,在保护和规划的基础上,构建隋唐大运河黄金旅游带,以华夏文明展示为核心,构建大运河沿河生态旅游带、大运河沿河文化旅游带、大运河沿河休闲旅游带、大运河沿河康养旅游带等,真正「盘活」隋唐大运河遗址。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