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砂州新闻 提問部長未全獲解答 黃培根交特委會處理

提問部長未全獲解答 黃培根交特委會處理

(本报诗巫11日讯)基于砂州议会提问经常未能全数获得解答,砂行动党副主席黄培根对此不禁破口大骂,“这样的话,我们还需要问吗?”
也是柏拉旺区州议员的他指出,上次召开州议会时,他提呈10道问题,要求书面回答,不过迄今仅获得4道问题的答案,而武吉阿瑟区州议员郑爱鸰律师则获得7道问题的答案。
就此,他扬言要将没有负起责任的部长交给特权委员会处理。
他强调,州议员们代表的是选民,不论部长们喜欢或不喜欢,部长必须要基于尊重。
他也强调,事实上,所有州议员的问题应该都有答案,只是部长们有没有负责这个责任,将答案交给发出提问的州议员。
黄培根也对于砂首长阿邦佐哈里的领导感到不满,因为砂首长应要部长们负起应尽的责任。
他希望能够改革砂州议会的行政,让全部州议员的提问都能获得解答,包括口头提问。
他表示,国会议员所有的提问都能获得解答,但议员人数比国会少一半以上的砂州议会,为何就无法做到?
他称,在口头回答方面,每次召开会议时,每天仅有1小时进行口头回答,平均每天只回答15道问题,剩下的口头提问则不予回答,甚至也没有在较后给予书面回答。
黄培根也表示,砂州议会每年仅开两次会议,每次会议都要求所有部门的官员们加班,以解答所有州议员所提出的提问。
他认为官员们都有履行自己的责任,将所有的解答都呈交予部长,因此部长需要负起责任,将解答给予提问的州议员。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