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焦点 雷曼风暴十年后 我们能否安度下一场金融危机?

雷曼风暴十年后 我们能否安度下一场金融危机?

(经济日報14日讯)十年前的今天(9月15日),全美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宣告破产 ,投资人不知这些大型金融机构是如何相互联结,担心整个全球金融体系可能崩溃,信用市场急冻,股市跟着崩跌,引爆近百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至今仍余波荡漾。

在十年后的今天,随着美国股市迭创历史新高,新资产泡沫隐然浮现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金融危机后各国政府所采取的步骤,能否使金融体系强大到足以抵御下一次冲击。

虽然,当前银行在许多方面比金融危机前更安全,但对经济和政治的影响仍然存在。杠杆已从消费者转至企业,风险已从传统放款银行转至影子银行。十年来这个世界究竟有何改变?彭博资讯从以下几个层面分析全球经济与金融市场究竟是更安全?或是更危险?

一、金融体系更强健
相较于十年前,金融体系的体质更强健,主要展现在五方面:

1.银行更安全

最重要的改变是大幅提升银行的资本要求及损失缓冲。在2007年雷曼兄弟和其他大银行的资本要求很低,每100美元的资产约为2美元;现在每100美元就有近7美元,银行有更大缓冲处理下一次经济不景气时所无法预见的损失。

2.资本更多且风险更低

美国最大的银行的资本几乎是总资产的三倍。曾在美国联准会(Fed)负责金融监理业务的塔鲁罗 说:「当前大型银行的弹性相当高。」「对业者来说,拥有更多资本且更具弹性是件好事。」

3.银行规模缩小

过去十年,危机前全球前十大银行的资产对国内生产毛额(GDP)的占比均有所下降。法规限制了大银行的成长。摩根大通(JP Morgan)和美国银行(BofA)的资产占GDP规模都比2007年小。在欧洲,接受政府纾困的苏格兰皇家银行(RBS)和荷兰ING,其资产占GDP比率不到危机前的三分之一。只有中国例外,目前全球十大银行中有五家在中国 。这五家公司第1季的资产相当于中国年度GDP的131%,远高于2007年的114%。

4.资金来源更稳定

大银行降低了对在上次危机期间外逃的短期融资的依赖,取而代之的是存款。资金来源更稳定。来自隔夜附买回协议和其他不稳定来源的短期融资,有半数已被存款所取代。高盛在危机前几乎没有任何存款,现在16%的资金来自存款。欧洲最大的投资银行德意志银行正试图成为德国的消费者贷款机构。

5.从事的业务风险较低

大型经纪交易商银行的证券交易营收占比较危机前小得多。这意味着大银行已经部分转向,从交易很少人理解的高风险结构型商品,转向更普通的银行业务,例如提供贷款给企业和消费者。这项转变减少了多数大银行的资本市场交易营收占比。危机后的资本机制和其他法规(例如沃克尔法则),借由阻止风险交易促成了这种转变。

二、扭曲的央行货币政策
1.低利率成为新常态

Fed是第一家在2008年底将利率降至接近零的央行,以阻止资产价格急坠。欧洲央行(ECB)和英格兰银行(BOE) 在2009年初跟进,但由于爆发欧债危机,希腊等欧猪国家寻求欧盟财政援助,ECB多花了五年时间利率才能达到零。2008年的危机使许多央行将利率降至零或以下,而且一直维持这种低水准。尽管Fed在过去三年中缓慢升息,其他央行仍坚持零利率甚至负利率。

2.负殖利率使债券持有人须倒贴

负利率使数兆美元的债务的债券持有人,不但没拿利息,反而须付钱给政府。各国央行购买了大约10兆美元债券以支撑资产价格,这种做法被称为量化宽松政策。资产购买和负政策利率造成许多主权债券的殖利率由正转负。这意味着债券持有人须向政府支付利息,而非要求利息。这种扭曲的债务动态是「新常态」的一部分。美联储货币政策决策小组前成员霍尼格(Thomas Hoenig)表示,「当你在一个大资产负债表上设定零利率均衡时,就很难改变它」。

3.低利率与量化宽松造成不平等加剧,助长美欧民粹主义兴起

量化宽松政策和低利率推升了全球股市,道琼工业指数自2008年以来大涨了两倍,德国DAX和日本日经指数则翻了一倍多。但股市飙升,薪资却停滞不前,使所得不平等加剧。复苏的利益分配不均,助长了美欧两地的民粹主义。根据德国基尔经济研究所(Kiel Institute for the World Economy 研究员芬克(Manuel Funke)2016年的研究报告,这种情况通常发生在金融危机之后,因为选民将经济困境归咎于少数民族或外国人。

三、杠杆已从转至企业
1.次贷风暴的教训

2008年的危机是美国家庭以便宜的信贷购买房屋的结果。由于利率很低,这些贷款并不便宜,事实还比现在更高。但是许多房贷在前面几年收取较低的起贷利率,之后再重新设定较高的利率。拜房屋价格不断上涨、新买家加入疯狂市场屋主可在新房价开始前再融资。

这创造了一个巨大的次级抵押贷款行业,说服数百万信用不良或收入不稳定的人承担他们负担不起的抵押贷款。当房价停止上涨时,一切都崩溃了。华尔街设计用以包装和重新包装贷款的复杂证券,以及对相关衍生商品押注,扩大了这场房地产泡沫所造成的损害。大量购买这类证券的欧洲金融机构几乎承担了一半的成本。

2.消费者还债,企业却在大量举债

随着数百万美国人失去房子并再次成为租房者,房价崩跌抵押品的价值缩水,部分债务被减记。美国消费者也一直在偿债。在这些因素和较低利率的协助下,偿债金额占家庭所得的百分比现在处于40年来的最低点。但随着消费者去杠杆化,企业开始借钱,有些公司利用发债所得买回库藏股。截至今年6月底,标普500指数中非金融公司的平均债务资本比,已从2006年的32%飙升至49%。英格兰银行前经济学家沙托(Phil Suttle)说:「总体数据可能低估了这个问题。」

3.风险最高的公司债激增

过去十年间,美国的杠杆贷款和垃圾债券发行增加了一倍以上。在目前低利率环境下,寻找收益率也导致垃圾债券激增。被认为有高债务风险的公司,能够以越来越低的利差借入。大银行在美国杠杆贷款的市占已输给小型竞争对手和非银行机构。也许令人欣慰的是,在当今的杠杆贷款市场中,大银行已丧失了对风险最高贷款的控制。更高的资本要求,加上监管机构命令大银行降低在该领域的风险,促成了这种转变。没有银行业务的避险基金、规模较小的银行和经纪自营商填补了这个空白。

4.担保贷款凭证(CLO)是新担保债权凭证(CDO)吗?

基于杠杆贷款的债券飙升类似于危机前抵押贷款的债券。杠杆贷款现在被包装成抵押贷款债务并出售给投资人。听起来有点熟悉?CLO市场的规模已发展到与CDO市场在危机前颠峰的规模相当。然而,一个重大差异使得现在的CLO没那么可怕:构成它们的贷款由抵押品担保,如果其中一家公司违约,投资者可透过出售该抵押品追债。

评论功能已关闭